从那一天起,我便告诉自己要忘记她。

于是,我尽我所能地做得坚强,努力在第 N 天只以 1/N 的概率想起她,那样,最终会有一天我能不再想她。

然而,即便如此,在未来我想起她的次数还是趋向于无穷大。